桑之

著意登樓瞻玉兔。

關於西月姑娘《政斯·君臣遇合五十问》的一些隨感

 @月满西楼 




不好意思西月姑娘(喂)我回復晚了!


 


看完了這篇情人節虐狗文特地去戳了去年那篇的鏈接,兩篇連續看下來感慨也是很多(別


 


我特別喜歡姑娘去年那篇文中的兩句對白——擅自歸總一下,便是「所有感情都是會變淡的,除非你把它與不朽的事物聯繫起來」。不知姑娘如今是否還抱著此念,我個人倒是仍贊同著的。


 


回到今年這篇。我一定要先說幾個蘇點!——


 



  • 開篇丞相說的「又一年过去了,小姑娘你还在做这种事啊」,竟寫出了一種綿長感。而且我莫名超級萌丞相用「小姑娘」這個叫法啊啊啊啊(快夠



 



  • 第三問時陛下說「激将法?你还嫩了点儿。但姑且答一答吧」

    啊啊啊啊啊誰都憋攔著我我要撲倒這個萌到飛起的男孩紙!!!「但姑且」的連用real戳我(什麼鬼



 



  • 第六問時異口同聲說「是经历」的時候。



 



  • 第九、十問的「太优秀了」,雖然是兩個不同的情態,但兩次都蘇蘇蘇!



 



  • 第十七問時,陛下一陣沉默之後再回答「是。他是最特别的。」

    特別喜歡這裡的沉默。



 



  • 二十一問裡陛下的那句「一定得是一件事?」這個必須蘇一臉啊。



  • 二十五問:

    「嬴政:(罕见地翻了个白眼)哦。

    李斯:(忍笑)」

    溫馨怡人(?)之感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特別戳我。



  • 還是二十五問:

    「嬴政:再说了,不是还有你这样的人么。(瞥一眼作者)没空跟你扯没用的,赶紧继续提问,不然换人!」

    這段真是……只能說姑娘你太懂迷妹的心思……

    其實是來自陛下的超~超~超級溫柔的安慰啊hhhh



  • 第三十問:

    「作者:(北邙静你好自为之)咳,丞相怎么想的,直说即可,我帮你捂陛下的耳朵。(踮脚)

    嬴政:(笑)不必。让我猜猜吧:道德教化,因时而变,与民休息,君主权威。丞相,可对?」

    這一來一回的畫面感簡直了。尤其是作者的踮腳捂耳朵!!!這是作弊啊!!!我一萬個不服氣,得換我來捂陛下的耳朵(。

    【一把推開西月】、【踮腳】、【伸手準備捂陛下的耳朵】、【然而一不小心抬眼撞到陛下的笑】……

    【桑之,卒。】



 


以上。


 


接著談談淚點——


如果我說我【全程】既感受到了「虐狗」也感受到了「虐」會不會被一掌扇死(不。





嬴政:三年时间,有胜于无,但恐怕还是无法改变什么。


李斯:走在陛下前面,对我来说未尝不好。


嬴政:至少他的历史评价会好很多。



深以為然。





嬴政:我是生在内陆的,一直向往去看海。还有在海上航行。


作者:如果陛下不是公子,会不会成为渔夫啊。


嬴政:怎么着我也得是个船长吧?



這段很風趣,但我個人是有點難受的。下輩子讓他當船長唄,我覺得海和他很配XD。





嬴政:大秦尚存时,我们只能选择一条路。


李斯:而我会与陛下走同一条路。



是蘇點也是虐點。明明那麼堅定地走了同一條路,彼此卻終究難料身後事啊。





嬴政:也许我该多抽点时间教育孩子……不,我最失败的是,时间太不够用。有时真是巴不得自己可以不用睡觉。


李斯:……或许陛下该多睡些觉才对吧。


作者:……陛下也是让人心疼。



我就哭哭不說話。


其實我暗自揣度也不至於忙到一秒鐘教孩子的時間都沒有吧難道真的沒有教育嗎他到底有幾個孩子啊兒子到底誰教的啊都學些什麼啊陛下自己小時候又學些什麼啊培養繼承人這麼重要的事我還真難相信陛下會不重視啊真是抓狂為毛什麼都不知道!





嬴政:强相难任两代。


作者:这确实是传统……那么,有此后顾之忧,丞相仍愿意投入这样一段关系中么?


李斯:能得陛下,百死何惧?



其實強相難任兩代什麼的,也是沒辦法的事。況且他們都那麼個性鮮明。一個人一輩子能遇到的知己之君,畢竟只會有一個啊QAQ





李斯:陛下去后,少公子即位。那时我产生了一种和陛下才是君臣相得的感觉。


作者:……丞相说这话时,语气怎可如此轻描淡写。



是啊。雖萬言不足道其苦處。心疼。





李斯:我的骨血都融在了咸阳的土地里。



這句是大殺器,比前邊的「我们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完。」更加更加令人扼腕。


唉,若目此為生死與共,倒也不失為一種甜吧。





嬴政:虽然大秦未能万年,但大秦还是万年了。


李斯:虽然最终黯淡了,但好歹璀璨过一场。


作者:足矣?


嬴政&李斯:足矣。



希望他們九泉之下真的看開,那就太好太好。





嬴政:其实这话,现在说不说也无所谓了。


作者:既然有这个契机,陛下不妨一说?


嬴政:(笑着摇头)其实我一直想和他一起领着我那小外孙女,在咸阳的集市上逛逛。


李斯:(也笑)三十六年时,我那小儿子和陛下的公主生了个女儿,长得挺俊呢。


嬴政: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公主,她的女儿我自然也会偏爱一些。


作者:但那时你们已经准备出行了?


嬴政:是啊。本来打算回来后,等她会走路了,我就微服带着她出去玩;不会走路也没事,我抱着她呗。


李斯:(皱眉)当时有多少刺客盯着陛下呢。


嬴政:他们敢不长眼?!


作者: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吧……啊,我懂了(。


嬴政:这不是没回去么(苦笑)。



很甜,卻也很遺憾




以上。




關於姑娘說的兩次問卷的變化。我個人的體會是姑娘的文風由「兒女情長」轉向了真正的「君臣相扶」。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們兩者之間的肉體關係已不足以決定這一對作為「cp」是否成立了。因此肉體關係不成為先決條件,反而使兩者的感情趨於純粹——即使那可能是實用主義的抑或利益至上的XD。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嬴政:在那天之前打下某地某国?


作者:我突然想为六国点蜡呢……



 


兒女情長大概是像這樣的感覺(笑)。





李斯:我看着他去的。


作者:(捂心口)


李斯:政治生活的影响么,就是我发现其实“丞相”并没有多么大的权力。


嬴政:(笑)这点王绾和隗林应该比你更早发现。


李斯:个人生活上就是……我觉得自己突然就老了,也再没有朋友了。


作者:丞相……


李斯:离世的时候,突然信了鬼神。因为……我想再见见他。


嬴政:这不是又见到了么。(摇头)你啊……





而君臣相扶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記得我被一些說是秦粉的妹子們問過喜歡陛下的哪個cp,對這個問題我有一標答,那就是政我。咳咳,開個玩笑哈。其實我一直不站任何陛下相關的cp,因為他給我的感覺是禁……oh nope,是他非常尊重他的臣屬班子。他對待重臣的感情,嗯,怎麼說呢,就是很純粹(又用了一遍這詞啊喂,語死早)。譬如李斯,譬如蒙恬,當然彼此又各有不同。至於韓非,我是欣賞他的銳利,且欣賞那樣欣賞他的秦王,與其說是喜歡這倆湊一道,不如說我喜歡那種同時代的兩個人一度有了某些方面的精神共鳴的感覺,這點的確很難得(。可我從來是比起【一見鐘情】更傾心於【日久生情】,亦相信【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陛下與丞相,兩個人共舉大事、謀劃天下,顛簸坎坷共走三十餘年的路途,彼此的牽連又當是如何的深切。這就是我說「還萌個p的政非」的緣由了。看著姑娘的文字,我發熱的頭腦冷下來,覺著摒棄那肉慾和虛幻的絢麗,踏踏實實看著陛下,看著陛下倚重的人便已足夠。


我第一次在LOFTER上發言就是為了姑娘談丞相的那篇文章,不過尚有許多話未能開口。



某天陡然想到丞相被处以极刑时,他的儿子是在他身边的。而据说,腰斩是一种死得极慢而痛苦的酷刑。那时已不再年轻的丞相,流着血忍着痛,同时还要看着他年轻的儿子陪他一起死。


不敢移情。



我想到《趙正書》裡陛下的眼淚,也就是在讀姑娘的這段文字時。


當知曉自己的生命終是走到盡頭,想做的事還未能一一實現,想去的地方還未能一一走遍,帝國的前途未卜,政權在六國的覬覦下亦是飄搖難定,而他卻不得不要放手了。在如此百感交集的時刻,同樣是上了年歲的丞相站在他面前。這位丞相當年入呂不韋門下時還是壯年,他更是剛繼位為王的十三歲。老丞相一路看著少年秦王學習長大,及冠、帶劍,誅嫪毐,逐呂門,掌實權;遇韓非,得尉繚,請王翦,滅六國,劃郡縣,一統天下;又與他一道施行各項法令,建立前所未有的秩序;還看著他時時巡幸六國故地,并隨行在側。恍惚間他還是少年意氣,這一刻卻要走在丞相的前頭。而他竟落淚了。


丞相那時心裡在想什麼呢。陛下又在想什麼呢。


我怎麼敢移情。我只明白,那不是痛苦二字可以概說的。


說來也是奇,儘管陛下的「那些制度都融在我们的历史里了,分都分不出来」,有時談起秦一統的那段歷史仍像是追憶一場大夢。可無論是《趙正書》中嬴政的眼淚,還是西月設定的李斯之身世,倒讓我深深感到他們曾經活著,他們來過。西月說萬不可當正經文來看,不過在塵埃下的真相破土之前,又孰知其真假呢(不是虛無)。


所以才對丞相的父親死於一場抗匈奴戰爭這個設定頗為觸動啊。




讀《史記》時,有一處很引我注意。



三十年,無事。



有這麼一段。


你說,無事是什麼一個狀況呢?


也許姑娘的《帝業》會填補這個空白。


我真的很期待。


看著西月上次寫的娛樂圈花癡文,感動於李斯說的那句「那么,你为什么愿意相信陛下的生活不乱呢?」;看著西月一時想見丞相便說走就走,又慨然落淚。


縱使秦史仍是暮雲叆叇,可吾道已不孤,何其有幸




寫著寫著又熱淚盈眶了(滾


時間略晚了,剩下有些槽點和歷史上的看法就留待下次吧。瞎bb了很多,有錯漏請不要見怪。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要見怪!


也特別感謝北邙君的問卷腦洞。


PS:LOFTER真是巨難搞= =


PS的PS:【@】是有用的么?……